想留言嗎?請在這留吧~

2007年9月29日 星期六

什麼是愛?

幾年前,當別人問我什麼是愛時,我以為我有答案,也以為那答案是真的.但是當我面對自己時,我常常懷疑自己的答案,因為我的答案並不會讓我自己真的那麼相信.

在兩個人一起生活這幾年下來,我想我了解什麼是愛.

當我回家時,有一個人在我一進門時就對著我說:回來啦.

當她一進門時,我會對著她說,回來啦.

當我去買菜時,有一個人會幫我推著購物車,嘴中說著她想吃什麼菜,我腦中想著怎麼作這個菜.

當我作飯時,我不是作給我一個人吃,而是有另一個人和我分享我作的菜,並且有人會幫我添飯.當我們都吃完飯時,她會幫我把碗乾淨.

當我壞習慣有犯時,她會投來一個責備的眼光並發出一聲啐.

當我在打電動時,有一個人在陪著我玩或是催我快點睡著了.

當我在床上時,有一個人可以陪著我在入睡前聊天.

當我在半夜醒來時,有一個人對我說:怎麼了?作惡夢嗎?而且有著她陪著,聽著我說我的夢.

當我醒來時,有一個人會給我一個吻或是抱我一下.有時我會看到一個熟睡的臉,有時她會耐著性子一次又一次的叫我起床.

當我要出門時,有一個人對我說:再見,早點回來.

當她要出門時,我會對她說:再見,早點回來.

但是如果有一天,這個人不在了呢?

當我回家時,我一個人對著冷冷清清的家,怪著自己在出門前忘了著小燈打開.

當我要出門時,我把小燈打開,只為了回來時有一點點家的感覺,或者,我出了門,上了鎖時,我木想起來小燈沒開,但是也懶得再回去把小燈打開,因為就算開了燈,等我的還是冷清的家,如果它還算是個家.

當我去買菜時,我會一個人推著購物車,想著一個人能作什麼?又不能作太多菜,算了,隨便吧,別作了,自己買點東西回去吃吧,或是在餐館吃就好了,至少在那有人氣,有吵雜的聲音.

難得在家作完飯也吃完了飯,碗就放在洗碟槽,那裏面不是只有剛剛吃完的碗,而是可能有昨天宵夜的碗,前天早餐的碗,放了很多天的茶杯.明知道應該要洗了,但是就沒不想洗.

當我壞習慣有犯時,再也沒有人看著我,我再也聽不到那一聲責備的啐.

當我在打電動時,不論我有多大的成就感或是喜悅,我也只能對著空氣說或是自己一個在對著空氣大笑,甚至跳舞.當然也不會有人催我去睡了......

當我半夜驚醒時,我只能自己一個人把汗摖一摖,弄杯咖啡,讓自己清醒並不再打算睡了.

每天早上當我醒來了時,催我的只有煩人的鬧鐘和又再一次重覆和昨天一樣的一天.

當我出門時,沒有一個人看著我出去,也沒有一個人會問我幾點回來?

當出去關上門時,好像門後的一片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地方,因為我在時,那只有一個人,我不在時,那也不會再有人.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當我轉頭看看一旁的書桌,我好像又看到她在那讀書和打電動.

當我回家時,我好像隱約中看到和聽到她傾躺在沙發上看著我說:回來啦,今天怎麼這麼晚.

當我作好菜後,我好像又聽到她說:公公,好好吃哦.

當我很晚還是在電腦前打電動,我好像又聽到她說:別玩了啦,快點去睡.

當我的壞習慣有犯了時,空氣中好像又傳來了那一聲啐.

當我吃完飯後,我好像又聽到洗碗槽的水聲.

當我一早起來,我好像又看那一張熟睡的臉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但是這一切都只是"好像",她已經不在了.原來孤單不是最可怕的,而是當孤單之前再加上習慣了.這一切都是我習慣了她在我的生活中,當有一天她不再了,這個世界就真的什麼都不是了,作什麼也都不對了.我只能選擇永遠的看著,想著,好像著,或是,自己一個人走著,過著,生活著.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當我在寫這篇時,我才剛起床,我的她在廁所刷牙,但是不久前,我夢了一場很真實的夢,夢中是不再有她的世界.一切是那麼清晰,那麼真實,在夢中的我是多麼的無助和無耐.

當我寫到第三段時,我一度因為自己的晝面而有感覺呼吸好困難,就像有個很大的東西壓在胸口,重過大石,大過大石,就像我的胸快爆了的感覺,雖然只有幾秒,但是就是那麼清楚的感覺,讓我只能停止打字.我想那可能就是身處在那習慣下的孤單的無力吧.

沒有留言: